反對毛的三面紅旗沒有好下場?國際上三尼都倒霉了

2020-06-22

反對毛的三面紅旗沒有好下場?國際上三尼都倒霉了

1954年10月,毛澤東在北京新僑飯店舉行的招待會,歡迎印度總理尼赫魯(左)訪問中國大陸

二十六

第七口氣、對“三面紅旗”的總體看法(17):大躍進中相應的組織措施

前面講到僅1958年一年之中毛澤東就主持的16次重要的會議;除了那些毛澤東在會上作的報告外又網選了毛澤東所發出的16條豪言壯語;最后還要講一下大躍進中毛澤東又採取了哪些相應的組織措施。

開會是行政命令;豪言壯語是宣傳鼓動,造成強大輿論;與此同時必須要有組織措施進行保證。毛澤東每發動一次運動都有相當嚴厲的組織措施的,大躍進也不例外。

毛澤東自己掛在嘴邊的話:“馬克思加秦始皇”,秦始皇這樣的人在干一件事時怎幺可能不動組織措施呢?毛澤東從來都不是那種光說不練的假把式,他一向令出即行,以殺伐決斷祭旗立威。

不過毛澤東的組織措施并不常見諸于報端,收集起來就更困難了。這兒只能簡單的小結幾條:

1、不許講錯誤

毛澤東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講到:“一個高級社(現在叫生產隊)一條錯誤,七十幾萬個生產隊,七十幾萬條錯誤;要登報,一年登到頭也登不完。這樣結果如何?國家必垮臺。就是帝國主義不來,人民也要起來革命,把我們這些人統統打倒。”

既然錯誤不能講,大家全都捉到鼻子哄眼睛;

既然錯誤不能講,所以也沒有人給毛澤東講真話。

毛澤東自己也只能聽到謊話了,假作真時真亦假,假話聽多了就以為假話就是真話了,而真話呢?就以為是假話了。所謂“是非顛倒、黑白不分”就是毛澤東大躍進中精神狀態,他的人物形象與“皇帝的新衣”中那個光屁股滿大街跑的皇帝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2、樹立對立面

毛澤東一再說:我是歷來主張樹立對立面的。“樹立對立面”是毛澤東治國治人的基本方法。

國家的對立面是美帝,后來又加了一個蘇修;這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國家都成了中國的對立面了。最后搞得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成了對立面,朋友只剩下屁股般大小的阿爾巴尼亞,這是上帝在吃燒餅時失落的一粒芝麻,其領導人就是“喝茶”與“夜壺”這兩個王八蛋,還他媽的什幺“海內存知己”。人民的對立面是幾千萬地富反壞右;以及不斷產生的新的階級敵人;

57年,黨內的對立面是周恩來、陳云為代表的“反冒進”,59年就更進一步發展為彭德懷的右傾機會主義。

這種情況下,誰還敢當毛澤東的對立面呢?

3、強迫命令

毛澤東總是說多數壓少數。其實是少數壓多數,是毛一個人壓全黨。

1958年8月19日,他下了鋼鐵翻一番的死命令。他說:必須有控制,不能專講民主。馬克思與秦始皇要結合起來。地、縣、鄉不控制不行。調東西調不出來要強迫命令。

從這一條指示中,我們看到了“共產風”、“平調風”的由來。

有人說“共產風”、“平調風”不是他刮的,我看就是他刮的。

為了實現鋼產量目標,在8月16日的北戴河會議上,毛澤東提出“書記掛帥,全黨全民辦鋼鐵工業”的方針。這便是“全民大鍊鋼鐵”的由來。……毛澤東向陳云下達八條指示,其中提出:“要有鐵的紀律,沒有完成生產和調撥指標的,分別給予警告、記過、撤職、開除黨籍處分。”毛澤東還下令將各省市區主管工業生產的黨委書記找來北戴河開會,會上宣布了毛定下的紀律,儼然就是“立下軍令狀”,你們這幫小子啊,完不成任務就提頭來見。

4、堅決打擊不同意見者

周恩來要工業交通部副部長高揚下去調查,他到河南幾個縣查看后寫出報告,產量不實,質量不好,小、土、群不合科學。高揚回來后寫了一個報告,毛澤東看后大怒,把他定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下放貴州勞動。

這件事其實也是向周恩來敲警鐘。

據1993年出版的《中國“左”禍》一書所載,被批判的重點對象和被劃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黨員干部,占當時全國2000萬黨員中的365萬。部隊劃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也有1848人。

二十七

第七口氣、對“三面紅旗”的總體看法(18):國際上“三尼”反對大躍進,結果全都沒有好下場

國際上“三尼”(肯尼迪、尼基塔(即赫魯曉夫)、尼赫魯)嘲笑并反對“三面紅旗”,也讓毛澤東大受刺激。

國際國內的政治家們,大都是有常識的。國內的政治家攝于毛澤東的威勢就不可能說出心里話,但國際上的“三尼”又不屬于毛澤東領導,他們就會直言指陳毛澤東辦的這些可笑的事。毛澤東于是一再聲稱要寫一篇“萬言序文”與全世界論戰。

這后來就出了一連串神奇而蹊蹺的事: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被暗殺;

1964年5月27日,尼赫魯病逝;

1964年10月14日,赫魯曉夫下臺,我們的原子彈爆炸成功。

在一年不到的時間內,作為“帝修反”的代表人物“三尼”兩死一下臺,全作鳥獸散。這說明什幺?說明上帝是站在毛澤東一邊的。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其實趙也不是和尚,只是個居士)相繼寫了三首“哭三尼”的散曲,毛澤東一見大喜,親自推薦并親自改題為《某公三哭》,在《人民日報》公開發表,立刻轟動全國。

這件事給許多中國老百姓一種聯想:無論國際還是國內,凡是反對我們的偉大領袖,凡是反對“三面紅旗”的都絕無好下場,而我們的偉大領袖則有“掐陰陽、通鬼神”的神奇本領。

“三尼兩死一下臺”,趙樸初吹喇叭,毛澤東親自炒作,這在推行毛澤東個人迷信方面曾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十八

第七口氣、對“三面紅旗”的總體看法(19)(完):第七口氣小結

筆者之所以不厭其煩地羅列以上資料,目的是用真實的史料說明問題:

筆者之所以在羅列資料的同時夾敘夾議,目的是及時表達一些聯想中的常識與邏輯推理。

“三面紅旗”是毛澤東的發明的,這是史實;劉少奇這樣的長期唯毛澤東之命是從的二把手怎幺可能發明“三面紅旗”,這就是常識。

劉少奇也曾經是“大躍進”的吹鼓手,這也是史實;但正因為劉少奇不是原創,所以“三面紅旗”在他的心中扎根不是很深,這就是常識。

“三面紅旗”是毛澤東的原創,是毛澤東“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出來的親兒子,是毛澤東持之為寵,持之為驕的命根子。

毛澤東為“三面紅旗”操過多少勞,流過多少汗,付出過多少心血。

毛澤東對“三面紅旗”的感情太深,寄予的希望太大。

所以,毛澤東不允許任何人對“三面紅旗”說三道四,“反對”固然不行;“懷疑”也不行;“存疑”也不行,只能無條件的擁護,無條件地高呼“三面紅旗萬歲,萬萬歲!”

對于國際上的反對派,他雖然仇恨在胸,但畢竟鞭長莫及,也只能寫寫詩發泄而已。

對于國內、黨內的反對派,那都是在他的權力範圍之內,他下得了狠心,下得了殺手,不惜“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彭德懷就是被他紅刀子捅了出來的。

毛澤東的這種感情,劉少奇沒有,但他了解毛澤東的心理。所以很猶豫。

劉在21人的報告起草委員會上說:“三面紅旗”比較難說。

在1962年1月25日,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通過書面報告時,劉少奇接受了陳云的意見,強調對三面紅旗“允許懷疑”。

隨即在1月27日的口頭報告中,劉少奇說:“‘三面紅旗’,我們現在都不取消,都繼續保持,繼續為‘三面紅旗’而奮斗。現在,有些問題還看得不那幺清楚,但是再經過5年、10年以后,我們再來總結經驗,那時候就可以更進一步地作出結論。”

這段經典性的一段話,后來被人們一再引用。

有人認為劉少奇在七千人大會上是反對“三面紅旗”的,事實上劉少奇沒有;

有人認為劉少奇在七千人大會上是維護“三面紅旗”的,其實劉少奇也沒有。

正因為劉少奇的騎墻態度,引起了毛澤東對劉少奇的不滿。

所謂“愛之愈深,恨之愈烈”,毛澤東對“三面紅旗”太愛了,所以他所憋的這口“氣”也就太深了。

但是,62年的形勢與59年的形勢是大不一樣的,經濟情況壞得多,劉少奇的黨大陸位也非彭德懷可比,所以毛澤東不可能立刻對劉少奇“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只好隱忍不發,將泄憤與報復伺以來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