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

2020-06-22

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反對打壓華校被列黑名單丘瑞河轉讀藝術成國際名畫家

丘瑞河每年都會返回馬來西亞至少兩次,即便他已移居美國多年,但他對自己的出生地仍舊有著非常濃厚的感情。

1939年,他在馬來亞吉打州華玲縣居邦鎮出生,在家中的7個孩子當中,他排行第三。丘父是當地一名出色的裁縫師,同時經營著一家洋貨店,后來才成為橡膠種植人員。丘母是家庭主婦,專心扮演著撫養孩子長大的角色。

由于丘家家境清貧,于是,當丘瑞河決定選讀藝術系時,丘父還曾質問他選修藝術的用意。

他說,當初和他同期就讀藝術系的朋友,至今仍堅持投入藝術界的寥寥無幾。而他則在經過生命中的各種坎坷經歷后,最終熬出頭來,成了我國元老級實力派畫家。

他自認從來就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學生,在年少時期還曾被全國各地的學府列入黑名單。因此,他可說是早已經歷過最壞的情況,所以,后來人生道路上所面對的困難,對他來說都只是“小菜一碟”。

年幼的丘瑞河是在居邦誠育華小接受小學教育,到了12歲,他便離開家鄉前往檳城的鍾靈中學就讀了3個月,之后被轉校到當時剛開辦的檳城青草巷師範學院就讀。

1956年,他在檳城韓江中學就讀了8個月后,又再次被喝令退學。年少時的他正義感強烈,常常為同學發聲。

當時,他的同學對代數老師有所不滿,身為班長的他便在同學的委託下,代同學向校方提出訴求。結果,他被校方視為麻煩製造者,且被停學。然而,這并未令他放棄自己的理想。

1957年,丘瑞河在吉打的一所華小執教。他的人生就像戲劇般總有說不完的高低起伏。隔年,吉打教育局安排他入讀雙溪大年新民學校舉辦的教師培訓班,但數週后,當局在沒有給予任何具體理由的情況下終止他的學籍,且未準許他提出上訴。

走投無路 新加坡當水泥工

“我的理解是,此事絕對和早期韓江中學的事件等脫不了關係。”

此事對他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他從此被各地學校列入黑名單,使他后來的求學之路面對很大的阻礙。據悉,他當年曾為了維護華校,而在多校之間奔走以達成聯署目的,不僅如此,他還勤寫宣導稿件,并自發傳單和組織學生,反對當局對華校的打壓,相信當局也是基于這些原因而把他列入黑名單內。

他披露,他早在讀初中時就開始不斷寫詩和短篇小說,且作品曾多次被本地報章刊登。而具有成為作家潛力的他,后來也因為被列入黑名單而斷送了大好前途,且被當時的媒體封殺。

“我當時覺得自己已被逼到走投無路,所以決定到新加坡闖一闖。我到新加坡后,生活過得并不容易,初時還得靠朋友提供一日三餐。過后,我還當起水泥工,至少有8個月的時間在烈日下辛勤工作,那段時期,我只覺得自己前途茫茫。”

赴新打工 入南洋美專

丘瑞河說,離開大馬前并未先知會父親,當丘父發現他并非在吉打當老師時,便帶著家人南下新加坡找他。

“我們父子見面后,雖然父親答應替我找一份環境舒適的工作,但我拒絕返回檳城。爸爸看到我週遭朋友的背景后,擔心我會加入黑社會而毀了前途。于是,他便提議讓我繼續深造,并由我自選科系,結果,我毫不猶豫的選了南洋美術專科學校。”

父親當下馬上反問:“畫畫需要學的嗎?”在經過好幾個月的僵持后,父親才匯來款項,示意他報讀南洋美專,這令丘瑞河雀躍不已。

其實,他幼時在美術方面的表現一直都很不錯,但他當時并未想過要修讀藝術科系。直到他入讀南洋美專后,才總算是初次接受正規的美術訓練,而這也讓他大開眼界。

當時,年紀輕輕的丘瑞河不但有機會向當代名流畫家學畫,同時還學到許多有關藝術的知識,這對他日后的繪畫生涯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畢業以后,他和同學一同在新加坡國家圖書館舉辦了一場四人畫作聯展。當年還獲得新加坡文化部部長杜進才來主持開幕禮。

丘瑞河說,這場屬于他的人生首場畫展,不但為他贏得很多人的肯定,同時也為年輕的他注入一劑強心針。

憑《湖畔少女》贏馬藝術比賽首獎

在南洋美專畢業后,丘瑞河先是回到家鄉華玲待了一段時間,接著,他決定到檳城發展。

他披露,當時身無分文,也沒有畫室。后來,他遇見了以前在青草巷師範學院的同學楊可均,對方剛從巴黎修讀藝術學成歸來。

過后,楊可均便提供他一日三餐,為他減輕不少負擔。同時,楊可均也讓他利用自己在瓜拉江沙路15號咖啡店閣樓畫室的一個角落作畫。

在最落魄的時候,所幸有同學的幫忙,他才得以渡過難關。他說,那間畫室到了午后就熱如烤爐,所以,他平日只得在下午前的3個小時作畫。

“從閣樓往下看,可以看到繁忙街道上的豬肉販扛著半只豬游走。”儘管如此,他還是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畫出美麗的天空和河流,并畫出在湖泊和沼澤地沐浴的女人與小孩。?

由于他自小在河邊長大,且曾在居邦河里沖澡,所以,他對河湖等總有一份很深厚的情感。

他說,他后來的一幅畫作《湖畔少女》更是讓他的繪畫生涯出現了轉機,并為他贏得馬來西亞藝術比賽的首獎。同年,他也被檳城美術館聘請為短期員工,并完成壁畫“漁村”。

為了孩子教育移居美國

丘瑞河說,他贏得馬來西亞藝術比賽的首獎后不久,便開始籌辦個人展,后來,他的個人展更是越做越大,而他的人氣也開始在藝術界暴沖。

在后來的幾年里,他的生活變得極其精彩,包括不時前往世界各地參觀當代藝術館。

原本打算定居金馬侖

“我曾到歐洲各地參觀藝術館,也曾到北非的埃及、中東的黎巴嫩、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地見識伊斯蘭藝術及文化。不僅如此,我還曾到尼泊爾、印度、緬甸和泰國探索興都教和佛教藝術文化。”

他說,之前從來沒想到自己的職業生涯可以如斯精彩,相較于同期的畫家來說,他可算是幸運許多。

1973年,丘瑞河決定到金馬侖高原定居兼作畫。“早期,我曾和其他作家朋友到過金馬侖,很喜歡當地的居住環境。”

當年,他是在一個遍地蔬菜的村屋里定居。不久后,他收到洛克菲勒三世基金會的來信,授予他一個到紐約研究當代藝術發展的邀請書。也因此,他有機會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畫家,且彼此間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1982年,他和當時的妻子決定移民到美國。自此,他原本早已安穩的生活又出現了變化。

“我們夫妻倆都認為,孩子在馬來西亞無法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而若我們繼續住在馬來西亞,我們也無法支付孩子到國外深造的費用。由于美國提供免費教育,且設施比較完善。于是,為了孩子的將來,我們決定離開大馬。”

許多畫作買家來自大馬

在美國的生活從來就不容易,而丘瑞河就曾為了減輕生活負擔而在當地平面設計廣告公司工作了好幾年。

在馬來西亞是個鼎鼎大名畫家的丘瑞河,到了美國后就得重新開始。幸好幾年后,他的實力被世界各地的畫廊看到,且力邀他參展。

此外,他也從未切斷自己和馬來西亞藝術界的關係,因此,他的許多畫作的買家都來自馬來西亞。

丘瑞河的創作方向主要是把一般人所熟悉的圖像與景觀合併,作品融合了超現實主義和抽象元素。

他也特別強調某些細節以展現表現主義的含義。他的畫作里的景觀、面具般的面孔、自然形狀與物體,無論是具象或想像的部分,都充滿了情感的力量。而其作品中的意象、配色、風格和主題雖是錯綜複雜,引人入勝,但卻能營造出簡約,令人耳目一新的世界。

保留大馬籍 妻兒入籍美國

雖然離開馬來西亞已有三十多年,但丘瑞河對家鄉和家人的眷戀還是很深厚。

“我的護照仍舊是馬來西亞的護照,我并沒有成為美國公民。即便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已成了美國公民,但我想要保留自己的根和身份。”

他說,每年都會返回大馬至少兩次,在探望家人的同時,也在本地籌備一些畫展。

對他來說,確認自己的定位和風格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除了需堅持個人風格,還必須承認現實社會的市場需求也有固定的模式。畫家若是想憑著冷門的畫風闖出一片天,那就必須堅持很久的時間,方能熬出頭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