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石化工業進駐邊加蘭?300人請愿抗議徵地

2020-06-22

反對石化工業進駐邊加蘭?300人請愿抗議徵地(柔佛?新山18日訊)約300名“邊加蘭子民協會”成員及邊加蘭村民週日舉行和平請愿行動,抗議在當地進行的石油提煉與石化綜合發展計劃,令他們面對土地被徵用和被逼遷的困境,一些村民也面對不合理賠償,未來不知何去何從。週日早上10時,在邊加蘭新灣順安宮旁舉行的和平請愿行動以“保衛家園”為主題,出席的民眾高舉海報和布條,以實際行動維護居住多年的美麗家園,請愿行動約在半小時內結束。請愿行動進行時,礙于準證條例,主辦單位一度吁請民眾不要高喊口號,只是高舉海報或布條表達心聲。不過,間中還是有民眾高聲吶喊“反對”,其他出席者也應聲或拍掌附和,一些民眾則高舉拳頭大聲喊叫,抗議家園遭受發展帶來的嚴重破壞。警方沒有阻止民眾吶喊,只在旁監督和維持秩序。徵用7村地促18月內搬前來參與和平請愿行動的民眾涵蓋三大民族,當中以受徵地和逼遷影響的村民居多,以及前來聲援的外坡民眾和非政府組織。一些民眾還穿上印有“停止萊納,拯救大馬”字眼的汗衫。民眾帶來的布條和海報寫著“我們不要賠償,我們要保留家園,保留文化及美麗的海灘”、“拯救紅樹林,保護海洋生態”、“保護邊加蘭的資源,還我青山綠水”、“龍蝦之鄉,保留邊加蘭祖先留下的百年基業”、“不要干擾我們已安息的祖先”等字眼。31歲村民吳小姐指出,受影響的7個村莊約有2000戶人家,如今已有相關單位到大灣和二灣測量土地,但村民尚未收到正式信函,不曉得如何應對。“許多細節例如賠償問題,村民都不知詳情,當局卻要他們在18個月內搬遷,讓村民無所適從。”37歲工程師蕭德龍通過面子書,召集新山和古來的100名網友參與和平請愿行動。他說,他是以非政府組織的身份,站在“反對石化工業、保護環境和家園”的立場,聲援邊加蘭村民的訴求。他上週曾走訪邊加蘭,親身了解村民面對的困境。“年老的村民都不想離開住了幾代的祖屋。這項發展工程沒有詳細策劃,村民卻得面對逼遷,以致內心不安寧。”斥破壞生態忽視村民生計“我們最初以為發展地點只是七灣,結果發展地段幾乎涵蓋整個邊加蘭,嚴重破壞生態和居住環境,叫我們如何接受。”請愿行動結束后,邊加蘭子民協會主席夏恭廉在記者會上發表不滿心聲。他說,當局沒有妥善安排受徵地和逼遷村民的去處,也不曾考慮他們面對的生計問題。“現在只有四灣未受發展影響,可是週邊地區的村民將面對喪失棲所的窘境,難保四灣接下來不會遇到同樣情況。”他說,如今村民人心惶惶,當局提出的不合理賠償令他們無法接受,村民希望相關單位協助他們爭取權益,讓他們繼續住在原有家園,當地自然環境不受破壞。15警員維持秩序哥打丁宜警區主任仄馬哈占指出,警方派出15名警員前往現場維持秩序,避免發生不愉快事件。他說,警方沒有干涉請愿行動,只是到場監督,以免有人破壞集會條規。“警方讓民眾有集會自由,同時保障民眾的安全,希望民眾遵守法律條規。”他披露,主辦單位在申請集會準證時,已表明集會時間是半小時,不會進行演講或對話,只是舉海報或布條表達心聲。警方是根據警察法令27條文,允許民眾在公共地點舉行集會,而警方估計當天到場的民眾超過200人。柔社青冀馬華攜手解決柔佛州社青團團長陳泓賓說,針對邊加蘭發展計劃引發的種種民生問題,他希望國陣成員黨放下黨派成見,共同為村民服務,解決民困。他披露,請愿行動進行時,行動黨黨員面對國陣地方基層領袖“放話”,要求他們不要與村民有太多接觸。“我覺得這是太重的黨派成見,事實上,行動黨已私下到訪邊加蘭四五次,進行田野調查工作。”“國陣基層領袖應擁有超然的包容心,因為村民無法接受賠償條件,生計出問題,這些都有待儘快處理。”他說,該黨的立場是,發展商應立即停止石油和石化工業計劃,或給予村民合理賠償。他指出,當地的州議員在賠償事項上出現誤導村民的情況,希望當地國州議員向村民交代。行動黨將于近期展開聯署請愿行動,希望在兩週內收集村民的簽名,以提呈到國會討論。人民公正黨邊加蘭支部主席朱基菲指出,村民的權益沒有受到法律保護,以致村民難以接受土地被徵用和賠償條件。馬華:道不同不相為謀對于陳泓賓提出的“合作”,邊加蘭馬華區會主席陳勇成回應:“彼此政策不同,不相為謀。”吶喊是沒必要行為他說,馬華希望以和平方式協助村民,而非以反抗政府的形式來為民服務。“最重要是向政府反映人民的心聲。”對于有民眾在和平請愿行動上吶喊,他認為,吶喊是沒必要的行為,況且這是警方事前交代的細節。他否認在野黨被阻止參與請愿行動的說法。漁民:州議員誤導村民40歲的大灣漁民辛瑞德透露,在賠償事項上,當地州議員曾指1萬5000至3萬令吉是“紅包”,在支付這筆款項給村民時又改口說是賠償金,過程中有誤導村民之嫌。“當時州議員還說,若不拿紅包,以后就沒有了。”他對作為人民代議士者卻沒有站在民眾利益為民謀求福利,令選民非常失望。另一方面,臘區州議員拿督哈侖阿都拉否認邊加蘭漁民是在受誤導的情況下簽署合同,也不認同漁民完全不明白國文合同內容,因為這并沒有反映當時的情況。“當時共有121名各族漁民出席對話會,其中112人簽署合同,另外9名華裔漁民沒有簽署。”他也否認提及“紅包”字眼。馬華助呈備忘錄傳達心聲邊加蘭馬華區會將協助村民在一兩週內提呈備忘錄給首相署,以傳達村民的心聲。區會主席陳勇成披露,這項發展計劃的失當之處在于缺乏與村民交流及收集民意,和平請愿行動旨在傳達民聲,希望首相體恤人民的心情,儘速解決問題。破壞家庭和諧“村民不反對邊加蘭發展,前提是不應該徵用土地和逼遷,以及引入污染環境的工業。”邊加蘭居民行動委員會主席卡斯蘭指出,發展帶來的不只是環境破壞和村民的居住問題,也造成一些家庭成員意見分歧,破壞家庭和諧。“一些家庭成員贊成搬遷,一些則反對,一些村民接受賠償,一些卻抗議,這些問題已影響村民和家庭成員之間的和睦。”他披露,發展計劃也將破壞邊加蘭原有的基建設施,而這些設備都來自人民的納稅錢。“受影響的7個村莊當中,有60%村民是小園主,25%是漁民,15%是商人,10%是其他業者,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都沒了著落,不知應向誰討公道。”他說,漁民以前出海數小時可捕捉到二十多只龍蝦,如今一只都捉不到。”“石化工業帶來的不良后果是空氣和食水污染,村民面對健康問題,以及漲潮海水淹至大路、紅樹林消失、候鳥失去蹤影的環境破壞。”他指出,這項發展計劃帶來的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村民希望維持邊加蘭的現狀,以讓世代子孫享有美好的生活環境。該組織的成員包括邊加蘭受徵地和逼遷影響的居民。?2012.03.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